八月农家事

【http://www.bicds.org】 【2018-09-06】 【四川政协报】

八月,打谷收秋,天热多雨,乡间是一地的忙碌。

乡下有俗语:“头伏萝卜,二伏菜。”农事不可误,种植各种蔬菜要抓住农时。八月的乡村,就是一个忙的符号。水稻要抓紧抢收抢晒,尽量缩短在田里待的时间,尽量在多雨的秋季来临时完成收割晾晒入仓;八月降水偏少,雨量分布不均,还得注意做好防汛抗旱工作;还有那大牲口猪啊牛啊羊的,要注意防病……算起来,乡间的八月,农家事可真不少,就一个“忙”字。

乡间八月玉米收获的季节,我和弟妹们每天天还没亮就会被父母从床上叫起来,背着背篓去地里掰玉米,直到太阳升起才收工回家。吃过早饭,便要晾晒玉米。和其他农作物相比,玉米水分多,所以晾晒起来也最费时费事,通常要晒上四五天才能进仓。总是在午后,天空会时不时地乌云密布,山雨欲来风满楼。母亲总是把握不准,通常在犹豫收与不收之时,豆大的雨就会从天而降。于是一家大小如同打仗一般冒雨抢收晾在院坝里的玉米。乡下人称之谓:抢偏东雨。那是最折腾人的事儿。你说看到乌云起不抢收吧,大雨是说来就来了,把一个晒坝的东西全都淋湿透了。你说看到乌云就开始抢收呢,刚上气不接下气的抢收完,太阳又出来了,整得你是哭笑不得。这就是农事,这就是农家庄稼活儿。

乡间八月最折腾人的农事儿,那就是打谷子。秋前十天无谷打,秋后十天打不赢。川南八月的乡村,天气正热,越热越是抢收抢打谷子的关键时候。那时候,打谷子没有机械化的设备,全靠人工了。一把镰刀,一个拌桶,一挑箩筐,这些都是必不可少的。谷穗一把一把割好,放在拌桶里甩开膀子打。年幼时,感觉打谷子是一件快乐事儿,站在田边地角看着大人们操作,心里老是发痒,想去试一把。长大了,我和哥下田亲自打谷子,才知道那活儿不是件好事儿。天热,汗流满面,还得抓紧打谷子,家里的晒坝正是晒谷子的好时候,就等着挑回去晒呢。早晨五六点钟就得下田打谷子,中午休息不了两个小时,下午还得接着干。你不接着干,好天气过了遇到阴雨天,那就麻烦了。太阳越大越要打,越打越累还得打,有时累得腰杆都直不起来。打谷子的这段时间,是农村人最辛苦最劳累的日子。由于家里的劳动力少,所以我们也理所当然地成为家庭劳动力的一部分,跟着家里的大人一起打谷子,便成为八月一个季节的传统节目和主题,每年必不可少,直至我进城参加工作才算有了一个小结。

现在,每逢看到天气要发生变化,总会想起小时候父亲那些关于天气的谚语。“有雨天边亮,无雨顶上光”“早霞有雨晚霞晴,晚霞遇雨半夜淋”“雷公先唱歌,有雨也不多”……这些都是乡下人从最普通的农事活动中总结出来的观察天气的方法,闪烁着劳动人民的智慧之光。

乡间八月,农事忙碌,可每一次回忆起来竟是那般的有滋有味。

乡间八月,虽热,却能让自己忙碌而充实起来,像一粒成熟的稻米。也许,这就是生活。

(周天红)

0
X
选择其他平台 >>
分享到